中込柴子一动不动

【忠春】初恋有着泪水味

两个人都觉得对方是直男的故事。

可我原来想开车的啊?

跟原来说好的梗也不一样……

凑活看吧(


★假车

★玻璃渣注意

★ooc






*

记忆中鸭川黑发的模样已经有些模糊了。

 

细密柔软的发丝乖巧服帖地趴在他的脑袋上,只有当他在球场上奔跑跃动的时候,乌黑的头发才会飞扬起来又落下。贵田撑着下巴,手肘抵在掉了不少墙皮的窗台上,关节被磨得有些生疼,也粘上了一些细白的墙灰,但这并不妨碍他用目光紧紧地追随着闪闪发光的鸭川忠。


鸭川在下楼之前恶狠狠地叮嘱了他一通,让他一定要看好包里的东西,贵田使劲地绞着书包带子,不住地点头,连带着嘴巴一起不由自主地撅了起来。这是他的小习惯之一,他的小习惯太多了,比如在等待的时候反复玩弄自己的手指,比如紧张的时候两只脚互相踩着对方的鞋底边,又比如说谎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抽动鼻子。

 

总而言之,贵田春彦这个人太好懂了。

 

等到夕阳也收拾余光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今天的练习球赛也算是告了一段落,贵田远远地能看到鸭川把前发拢了上去,露出了光洁饱满的额头,他甩了甩头发,汗珠坐着黏成一股股的发丝跐溜地滑下,在夕阳的背景里甩出一道道亮晶晶的弧线,最后鸭川的身影也消失在窗框的可视范围内。贵田不再趴在那个窗台上了,他起了身,先提起了鸭川的包,又拿起了自己的,准备离开教室。

 

其实除了贵田,教室里已经没有别人了。或许是八盐的悠闲孕育了这片土地上的人懒散笃悠的习性,就算是被公认为青春代表的国中生,也被怠惰的呢喃细语迷得晕头转向,义无反顾地投向了回家部的怀抱。教室里的同学早就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而贵田的伴却是个不走寻常路子的,不踢个酣畅淋漓,把储藏在身体里多余的能量消耗个一干二净,他是不会回家的。

贵田提着两个包,要去楼下迎接鸭川,却被散落在地板上的粉笔头吸引了注意力。他将自己的包放在了地上,弯腰拾起了一个短短的粉笔头,鬼迷心窍地划下了第一笔。

 

 

『忠と春』

 

 

黑板的小小角落里,白色的字组成了意味不明的短语。黑白对比色的反差让这串字符清晰的跃然纸上。贵田歪着脑袋,左看右看,总觉得有异样的违和感。

 

像是魔怔了一样,他用手掌擦去了当中连接的字符,笔头与黑板之间再次摩擦出沙沙沙的声音。

 

 

『忠♡春』

 

 

捏着粉笔的手在爱心的心尖顿了一顿,有什么难以言喻的东西贵田像是怕被人发现一样,赶紧捂住了那行刺眼的文字,警觉地回头张望着,确认没有人看到他写下这行奇怪的字句。

这样太奇怪了,贵田想。他立马用力反复擦拭着那块黑板,擦到了那处甚至变得温热起来了的地步,才想起来还有黑板擦这一种彻底的消除方式。

那一片乱七八糟的灰白被黑板擦唰得一下抹去,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贵田终于松了口气,拍了拍被粉笔灰弄得白腻的双手,小心地将一切物归原处,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呢。

 

 

 

 

 

 

 

*

鸭川提着常年踩在脚底下蹂躏以至于有些掉皮的足球,踏上楼梯的脚步也变得沉重起来,伴随着运动过后所特有的浓重呼吸,楼道被青春燥热的味道填得满满当当。他猛地一抬头,挂在额头上的汗珠就等不及地落了下来,划过他瘦削的脸颊,顺着线条明朗的下颚骨,在那尖尖的下巴上汇集,最后还是输给了重力,无声地砸落在地面上。

 

贵田就在楼梯口等着他,手上拿着他的那只被用得边边都磨损得毛糙的通勤包,另一只手上提着鸭川的书包——尽管里面完全没有装什么书罢了。

 

鸭川伸出手,向他讨回自己的包,确认好包里的东西还好好地躺在原处,满意地点了点头,揉了一把贵田看起来很好摸的脑袋——尽管他的初衷是想把那头顺毛揉乱了。贵田也没少跟着恩田挤在一起站在便利店的门口蹭周刊少年jump看,这样看上去只存在于漫画里的场景,居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也是始料未及。

 

一般被这样对待的是女生吧,那种个头娇小,眼睛水灵灵的,有着细碎刘海的漫画角色。很容易就被帅气的男主角在关键的场景摸头杀了吧。贵田努力地回忆着漫画的情节,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其实除了性别其他也和女主角没什么区别嘛。啊,当然可能除了女主角之外的女生也会被那么对待,如果男主角是轻浮男的设定的话。

 

不过轻浮男的话也不会是主角啦,顶多是杂鱼,就像忠能一拳揍飞的那种。贵田甩甩头,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乱七八糟想法给抛到脑后。可在鸭川看来这个动作的意味就不一样了。

 

「喂。」鸭川扬了扬下巴,「我说春,有那么讨厌我碰你吗,欠扁啊你小子。」

 

「诶?不是的,我……」突如其来的问话,贵田不知道该怎么应答这样刺耳的话语,他郁结地绞着书包带子,咬着下唇半天嗫嚅不出一句话来。

 

「啊算了,你这家伙,真让人火大。」鸭川有多不满,发出的啧啧声就有多响,他像是要把在胸口乱窜的那股火气发泄出来似的,台阶成了最无辜可怜的出气筒。

 

贵田急忙提起包跟上鸭川能踩出火花的步伐,可他也不太敢靠的太近。两米太远,一米太近,一点二五米刚刚好,他倒不是怕被鸭川的气势汹汹灼伤了,而是担心自己手脚毛躁,一不小心就踩到走在前面的鸭川。

 

说起来,今天是指定的观影日来着。

 

五个人在每个月的这天都会约好去观摩影片,因为是碟片出租屋上新的日子,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一天贵田春彦的妈妈一定不在家。由于这个原因,贵田的房间成了播放小电影的最佳场所,而他每次也都能在r18警告之后的五秒内颤颤巍巍地举起他的右手。可说到底还都是十几岁的少年,脱下裤子在朋友面前抚慰自己的兄弟这种事情,怎么说都也羞耻过了头。

 

可如果只有两个人呢?

 

如果只有贵田和鸭川两个人的话。

 

 

 

 

 

 

 

*

一路上除了沉默还是沉默,鸭川将通勤包甩在肩上,其实他的肩并不怎么能挂得住包,但是为了显示出自己过人的帅气,他还是去做了。只不过就是每走几步就要重新再甩一次而已。贵田在他的后面,为了保持着他认为足够安全的1.25米而全神贯注,丝毫没有注意到鸭川越来越快的步伐和渐渐向前倾的身体。直到鸭川突然停下脚步,贵田也跟着急刹车,堪堪停住了脚步。

 

「你别跟在我后面我了。」鸭川顿了顿,「干嘛不走在我旁边,我又不会打你。」

 

当鸭川不让他跟着他的时候,贵田的心跳都快骤停了,而他的下一句话又让他的心脏重新运作了起来,并且蹦跶得更加欢脱肆意。

 

「我,那个,不是」好像对上鸭川就不能好好说话了一样,他太耀眼了,过于强势的气场让贵田连日语都说不好了,「忠又不是不认识我家……」

 

「不是这个问题啊。」鸭川再也看不下去了,抓住了贵田纤细的手腕,一把把他拉到了自己的身侧,「你就那么想做我的小弟吗,整天跟在我后面。」

 

「做你的小弟有什么不好……」黏黏糊糊的反驳声哽在了喉咙口,「那我就能一直跟着你了。」

 

只不过他没有听见而已。

 

没有听见就好。

 

 

 

 

 

 

 

*

贵田春彦跪在地上,单手撑着地面,也许是这样的姿势保持得有些久了,他挪动着膝盖换了换重心,以减轻膝盖因为长时间跪着所带来的酸麻疼痛。而鸭川坐在床上看到的,是贵田像一只小狗一般扭动着屁股趴在地上的风景。

 

鸭川是看过贵田光着屁股的样子的,只不过那时比现在还小一些。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现偏差的话,那应该还是在国小,他恰巧与贵田一起去上厕所的时候,惊讶的发现旁边这个人居然是脱了裤子放水的。

 

「喂,我说。」他奶声奶气地发问,「你的裤子前面没有洞吗?」

 

「诶?忠是在跟我说吗……」小贵田一边拉着裤子和内裤不让它们顺着大腿滑落下去,一边战战兢兢地说,「裤子前面有洞的话,不就坏了吗……」

 

「我是说有没有拉链啦,笨蛋!」他说的话有那么难懂吗?

 

「我,我不知道……」

 

「那你看一看到底有没有?那个,不是我说啊,你又不是上大号,不用脱裤子的。你看像我这样,把叽叽从裤洞里拿出来扶住就可以啦。」小鸭川觉得解释起来实在是有些吃力,「最主要的是,你白花花的屁股都给人免费看光啦!」

 

「呜哇!」傻乎乎噘着嘴的小贵田好像如梦初醒似的,才发现自己的屁股白白给人看了老久,急忙用双手挡住两瓣白嫩嫩的肉,却忘记了自己还得提着裤子这回事,脱了缰的裤子便滑溜了下来。

 

好嘛,这下下半身不全都被看光了。

 

小鸭川摇了摇头,给自己塞好裤子之后又帮捂着屁股看着地上裤子急得快要哭出来的贵田提起了裤子,不慌不忙地重新给贵田穿好。

 

「没事啦,也就被我看光了,大不了以后我娶你就是了。」

 

「真……嗝……真的?」

 

「鲛洲家的男人从不食言!」

 

 

………………

 

 

「啊,出来了出来了!」贵田转过头,邀功似的叫了起来,把鸭川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哦哦,很厉害嘛春,还以为今天要泡汤了呢。」

 

「那不行,这回的碟可贵了,而且就我们两个人平摊,不看个几遍哪够本。」

 

说完他就回过头去了。为了观影效果,他把窗帘全都拉上了,虽然还没到密不透光的地步,但整个房间都变暗了,于是显示屏的灯光悉数打在了坐在前面的贵田身上。鸭川看不见贵田的表情,但是他从片名出来的一瞬间,就在心里默默地倒数了。

 

「五」

 

贵田佝偻着背,目不转睛。

 

「四」

 

『ワクワク學校~隣座の秘密は?』……还挺像那么回事的么。

 

「三」

 

最快的话,这个时候应该就……

 

「二」

 

不出所料。

 

「一」

 

贵田的右手慢慢地上升,微微蜷曲着的指尖定格在了稍稍超过头顶的地方。




假车,上吗?





*

「要我帮你么。」鸭川喘着气,双手撑在背后的床上,盯着天花板放空自己。

 

「不,不用了……」

 

贵田背过身去,用衣服的下巴擦去刚刚脸上沾满的狼狈痕迹。

 

「那好吧。」

 

「我可以要些别的吗?」

 

「可以啊,你……唔……」

 

他被贵田扑倒了,身体落在了贵田的床上,嘴上多了柔软的触感,像是棉花糖一样,甜甜的,软软的,充满了恋爱的气息。贵田抓着他的肩膀,他吻得很用力,像是要把一辈子的吻都在此刻吻光了。

 

然后他离开了。

 

没有将舌头伸进去,只是嘴唇紧紧相贴的亲吻。可说是浅尝辄止的话,时间和力度也未免太长了些。

 

鸭川有些发蒙,他盯着贵田背过身去的身影,摸了摸刚刚被狠狠亲过的嘴唇。

 

这样就够了。

 

鸭川看不见,贵田刚刚舔掉了刚刚顺着脸颊滑到嘴角的咸湿。


评论(41)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