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込柴子一动不动

死的却是狗

【吉榎】洋葱径

★“你觉得洋葱炒啥好吃?”

★“黑椒牛柳。”

★这锅真不该我背

★夹带了一点私货





*

吉本荒野左手提着刀,右手捏着一只洋葱,他已经大眼瞪洋葱许久了。他总觉得,有一股来自古老东方的神秘力量阻碍着他切下去。

 

这事还得怪影山,吉本荒野扣了扣光溜溜的洋葱皮,腹诽着那个腹黑眼镜野郎。要不是他把那盘黑椒牛柳做的绝好调超好吃,他能起了有生以来第一次下厨的意吗?那裹着浓油赤酱的鲜嫩A5牛里脊,那被牛肉烧得入味酥烂的洋葱片,甚至是那他一向讨厌的青椒,在影山绝妙的厨艺之下都变得美味清爽了起来。

 

垃圾影山,没事学什么做菜,还做得那么好,还做给我吃!

 

「恕我直言,吉本先生你现在看上去就像只吃光了狗粮还在舔盘子的狗呢。」

执事推了推眼镜,轻蔑地朝着都要把酱汁扫荡干净的吉本荒野哼哼。

 

会做黑椒牛柳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我还会吃黑椒牛柳呢!

 

吉本荒野从被他舔得几乎不用洗了的青花瓷盘里抬起头来,嘴角挂着的可疑酱汁让他发出的挑战宣言半点力度都没有。

「影山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炒出比你做的更好吃的黑椒牛柳的!」

 

一旁嚼巴嚼巴的宝生小姐噗嗤一声把嘴里的牛肉都给笑了出来。

 

虽然话是那么说,人生第一次站在生鲜货架面前的吉本荒野,觉得自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洋葱,是哪个来着?

 

吃的时候没注意啊……应该是一片一片的吧,可这也没有一片一片摊在他面前的蔬菜啊?

 

啪嗒啪嗒地跑去请教杵在一旁的店员,店员像是看怪物的眼神并没有对脸皮厚的跟榴莲皮有的一拼的吉本荒野造成什么伤害。美滋滋地提着店员顺手替他挑好的一袋洋葱跑去结账了。

 

 

 

大眼瞪洋葱的剧目,是时候该结束了。

 

吉本荒野紧握住刀柄,高高地举起,刀刃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别切我」

 

嗨???

刀尖下落的趋势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中。吉本荒野觉得自己肯定是幻听了,重整旗鼓撩了撩袖子,再一次举起了刀——

 

「别切我!」

 

啊???

四顾了一下身边确实没有人在。

 

「谁在说话?」

他放下了右手捏住的洋葱,双手交叠握住了刀柄,摆起了戒备的态势。

 

1分钟过去了。

 

2分钟过去了。

 

5分钟过去了。

 

吉本荒野感觉自己就是个傻子。

 

他再一次按住了砧板上的洋葱。

 

「都说了叫你别切我了!」

 

吉本荒野总觉得眼前这一幕有些不真切。

 

在他第三次朝洋葱挥刀的时候,流理台上发生了一次以洋葱为中心的小型爆炸。

 

现在吃个黑椒牛柳还有生命危险了?

 

他看着眼前一片淡紫色的烟雾渐渐散去,雾的后面掩藏着一个人形的影子。

 

这洋葱还会美少女变身呢?

 

雾中的人影手一挥,紫色的烟雾就被他收了个干净,紧紧地贴在他赤裸的身体上。

 

噢,是美少年变身,也行吧。

 

「你你你你你……」

无神论者吉本荒野懵了。你了半天没你出点建设性的话来。

 

「我叫榎本径。」

被紫雾包裹着的少年开口了,小嘴晶亮亮的。

 

「什么精?」

 

「榎本径。」

 

「你不是洋葱精吗?」

 

「……榎本径。」

 

 

 

 

*

榎本径洋葱精的问题放在一边暂且不论,吉本荒野咬着手指头,细细打量着对面的人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方方的挂绳眼镜和柔软的三七分头。如果与洋葱精一见钟情不丢人的话,那和它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跨物种恋爱也未尝不可。

 

「总而言之,就是我中了招,被对头的魔法师变成了洋葱人,还要维持多久这样的状况,不知道。能变成人形多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变成正常人,不知道。」洋葱径顿了顿,瞥了一眼努力消化眼前现实的吉本荒野,继续说了下去。「现在你把我带回来了,你得负责养着我。」

 

「要养你也可以,但是也不是白养的。」好在吉本荒野是个人精,没几下就转过脑筋来了,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飞起。「第一,你只能在家活动,没我的允许不准出去。第二,你得穿个正常的衣服。」

 

「还有第三,你会做黑椒牛柳吗?」

 

榎本径答应了他的第一个要求,确实他现在这个样子出去也不合适,万一在马路上突然变回了洋葱,到时候就要被大卡车的轮胎碾过成脑浆炸裂了。只是吉本荒野给出不让他出门的理由他有点不认同。

 

「我怎么可能会当你的小情人。」

 

「你从我家出来的啊,你不是我的小情人还是我的小洋葱呢?」

 

「首先你这个『我的』的定义就非常的奇怪,吉本先生。」榎本径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地纠结在吉本荒野的措辞上。「不是从你家出来的东西都是你的。」

 

「比如?」吉本荒野促狭地眯了眯眼睛。

 

「……好像也没有什么错。」惊觉自己掉进了面前这个危险家伙的陷阱,榎本径飞快地扯开了话题。「关于第二点,我也恕难从命。」

 

「歪?」

吉本荒野歪了歪头。

 

「我身上的紫色雾气,跟洋葱对应过来就是它的表皮,你知道吧,如果把洋葱皮剥了的话,洋葱细胞里的蒜苷酶会挥发到空气里,从而刺激你的泪腺……」

 

「就是说,你不穿衣服,我就会流泪?」

吉本荒野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一副不信邪的表情。并且朝着榎本径身上环绕着的雾气伸出了罪恶的手手。

 

「……是这个意思,但是请你不要说得那么下流,动作也是。」不过说实话,被吉本荒野那双真挚无邪的大眼睛盯着拍掉他的手,多少还是有些负罪感的。但是这绝对不能告诉他,榎本径在心里默默地想。

 

「那你岂不是不能洗澡了?」

 

「在水里会好一些,但是还是请你尽量远离。」

 

而吉本荒野死命睁大被泪水充满了的眼睛,挣扎地爬向浴室给榎本径送他忘记拿的浴巾,又是后话了。

 

「不过黑椒牛柳的话,我还是会炒的。」

 

「交给我吧。」

榎本径重重地点了点头。

 

 

 

 

*

「可你没给我说是要教你炒黑椒牛柳啊?我不!我不要残害同类!你用青椒炒不好嘛!」

 

「我也不要!我不喜欢青椒!当初说好的你教我炒黑椒牛柳我养你!」

 

「你是小孩子吗那么挑食!你身怀炸厨房的被动技能怎么炒黑椒牛柳啊!」

 

「我可以给你切配啊,我刀工杠杠的!」

 

「你切自己的刀工杠杠的没错。」

 

「你好不要港了,再港切你了。」

 

「那我就脱衣服熏你。」

 

「求之不得。」

 

「……」

 

 

 

 

 

 

*

「唔……阿径、什么时候才能变回、嘶快被你夹断了……、变回正常人啊?」

 

「干、干嘛、你不喜欢我了……呜嗯……呀!」

 

「我喜不喜欢你、你还不知道啊?」

吉本荒野掐着光溜溜的榎本径的腰,一下撞得比一下狠。

「阿径你知不知道、我们这里都管处男叫魔法师诶……」

 

「我不管、我是不是处、处、呜……都是魔法师」

榎本径已经不知道哭喊了多久了,连抵抗的声音都变得沙哑了起来,但也盖不住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撒娇粘腻。

「倒、倒是你、插个洋葱都能让你那么兴奋、啊啊……、变态……」

 

「你那么磨人的洋葱世界上仅此一只了、会被我插出水来的洋葱也就你一个啦……」

 

「你、你还插过别的洋葱了!」

 

「阿径你把我的叽叽当什么了!」

吉本荒野一把鼻涕一把泪全都蹭在了榎本径的身上,湿哒哒的皮肤上附着的根本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或者别的更奇怪的液体。

 

 

 

 

 

*

「这是你炒的黑椒牛柳?」

执事狐疑地看着盘里色彩鲜亮,香气扑鼻的黑椒牛柳,镜片后怀疑的目光简直要把吉本荒野给biu穿了。

奇了怪了,他印象里的吉本荒野应该是个连洋葱和南瓜都分不清楚的超级大厨痴啊?

 

「怎么了,还不许我会炒菜了?哼哼哼影山我告诉你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会炸厨房的吉本荒野了,我是——」

 

「好了事不宜迟,请大小姐来裁定吧,到底是谁更胜一筹。虽然没有任何可比性罢了,啊稍等一下大小姐,我去替你准备漱口的柠檬水。」影山欠了欠身,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倒满了柠檬水的玻璃杯端在手里。

 

「诶这还需要比吗,那好吧我宣布影山胜出~ 」

宝生小姐戳了戳盘里软烂的肉肉,想都不想地就抓住了身边执事的手举了起来。

 

「啊大小姐请您松手水要撒了!」

 

「可恶啊谁要看你们秀恩爱啦!呜呜呜阿径我们回家回家!」

 

吉本荒野抱着横坐在扫把上不知道从哪里飞进来的圆脸小魔法师的腰,在影山和宝生小姐瞠目结舌的目送之下,消失在了天际的尽头。

 

 

 

「还真的存在啊,魔法。」

 

 

 





评论(41)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