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込柴子一动不动

【山组/播歌】男は見た目が100パーセント 上

与喵总 @黄油切块喵喵 年代久远时隔数月的连文

久到我再看的时候以为是别人写的文=_,=

跟你们说喵总超绝可爱 有机会一定要揉揉他 哪都揉一揉……

以及之前抽鬼牌健太的债我就算还完了吼x



★主播翔x矢野健太

★大家都在同一个电视台工作的设定

点❤️我❤️看❤️喵❤️总❤️的❤️下❤️篇❤️






矢野健太一边大声喊着等等我啊一边猫着腰冲进了即将阖上门的电梯。一身铆钉皮夹克与破洞牛仔裤的摇滚朋克装扮,小手指上勾着散发着诱人气息的早餐背在身后,与一群西装革履的男女白领挤在夕阳电视台唯一的一台电梯里共同迎接新一天的朝日,画面的违和感可以说是极为强烈了。


矢野不满地抽动挺拔的小鼻子,修剪整齐的眉头紧紧地打着结。过于拥挤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鱼龙混杂的味道,男男女女都热衷于给自己洒上气味各异的香水,搞得他们像是一盘盘假菜一样只有光鲜亮丽的外表,需要点添加剂才能变得完整而诱人。可他们似乎是忘了世界上还有气味相冲这一种说法,嗅觉异常敏感的矢野就成为了这场香气炸弹战争最无辜的牺牲者。


特别是站在他面前的这位,也太香了点吧。虽然这个家伙比他高了点,导致矢野抬眼只能看到面前那人圆润的鼻头与浅色丰厚的双唇,可男人的脸有什么好看的啊,矢野赶紧低下了头,好像再多看两眼自己就会变成死基佬一样。然而盯着那根看上去可能能抵上自己一个月工资的蓝白条纹领带许久,他才想起来他又不是真基佬,干嘛做这种不打自招的事儿,纠结了好一会儿他才决定重新把头抬起来,可已经抵达楼层的电梯没有给他这个洗白的机会,身前的那个挺拔的身影低头对他说了句抱歉矢野君借过一下就随着人流涌出了门。


 

等会儿,这人怎么知道他叫矢野?


 

他现在又没穿着那套色彩鲜艳号称是打歌服的衣服,身上也没挂着那块『ケンタくん』的名牌,那个油头粉面的男人怎么知道他叫矢野的?


矢野甩了甩头,决定不去想那些难弄懂的事情,回过神来发现电梯门即将阖上,他扒拉着不紧不慢缓缓靠上的门,硬是从门缝中挤了出去。

 

矢野他大概不知道,当自己被不认识的人叫了名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多精彩,跟那个国民爱豆组合山风的队长的颜艺比起来有过而无不及。樱井翔生怕自己比马里亚纳海沟还低的笑点崩了他夕阳台人气NO.1男主播的人设,长腿一迈率先溜了。


矢野他大概也不知道,当他还是GIESELLE的主唱的时候,在那个狭小昏暗空气浑浊却又人声鼎沸的地下舞台嘶吼着摇滚之魂的时候,樱井就被挤在台下疯狂的人堆里艰难却又执着地为他打call举扇了。


宣布乐队解散的那场告别演出樱井也在场,事出突然,台下本来疯狂涌动的喧闹人潮倏然安静了下来,台上的主唱也懵了逼,脸黑得不行,对着下面的人面面相觑。樱井一看心中就了然了,这傻孩子摆明了就是被乐队的其他人给抛弃了。


说来也巧,后来樱井在电视台里又一次见着了打着领带穿得毕恭笔挺跑得气喘吁吁的矢野健太,他才明白原来那天矢野不是一下子脸黑了,而是真的脸黑。再仔细一瞧,矢野是进了『唱歌的大哥哥』剧组面试的门儿,着实是有趣坏了。一个唱摇滚的,改行唱儿歌,能不有趣吗?


可好景不长,歌哥最终是败在了上头那群唯利是图的老东西手里,樱井琢磨着矢野该失业了,思忖着前前摇滚歌手前唱歌的大哥哥该何去何从,而后就突然被娱乐节目组的切黑PD本间俊雄啪啪两本新企划书甩在了桌上。


樱井正翘着二郎腿扯张报纸等化妆师给他做造型,被突如其来的惊吓唬了个仓鼠藏粮蜷缩到了老板椅里。


「哎,樱井主播别怕呀,我又不会吃了你」本间拉过一张椅子一屁股坐在了樱井面前,摸起刚刚被他甩在桌面上的一本企划递给樱井。「你也知道,我那砸柜子秀出了那档子事儿是做不下去了,丢脸可丢大发了。上头让我再整个热度只能上不能下的节目来接档,这不我拖家带口地来找嘉宾了嘛」


「你这是来找嘉宾的态度???」放下受了惊而缩起的双腿,樱井重新抖了抖报纸没好气地用圆溜溜的大眼睛瞪了本间一眼,转眼低头打量起了本间递过来的企划。「我看看我看看,嗯……『男人百分之百靠外表』?也太山寨了吧,你就不怕被智惠美さん捏他成下一个35亿么。况且虽然说确实是真理,但是我们正经主播不会做这种宣扬歪斜理论的事情的」樱井一脸正直地说完,抿了口手边的拿铁,舌头一伸游刃有余地刮干净了唇边的奶沫。


「嚯,还正经主播呢,哪有上过○安的正经主播哟,你这日本第一色情男主播的称呼是洗不白喽」本间拖了拖屁股下的凳子企图缩短与樱井之间的距离,被樱井一把嫌弃地推开。「我这不给你拓宽戏路嘛,你上台就是挑个衣服穿穿,耍耍帅,就够了。我们跟那多拉马的路线不一样,也算不上是山寨哈,你别介怀」


「那……」摸着水肿的下巴沉吟了一下,樱井把目光投向另外一份企划书。「是要两个嘉宾吗?」


「可不是嘛,还缺个人呢。但我也还没想好再去拐个谁过来,台里能配得上樱井主播这样皮相好有人气的嘉宾一起做节目的人可不多」本间发愁地叹着气。「难不成樱井主播心里有中意的人选?」


「中意倒谈不上……」


哎樱井翔你个垃圾玩意你就装吧你,心里想的可不就是那个唱歌的黑脸儿大哥哥嘛。


一边腹诽着装得不行的自己,樱井一边想着怎么不着痕迹地让本间去请矢野跟他一起做这个节目,可长音拖了半天也没个结果,本间瞅着他眨巴了许久眼睛,樱井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了。


舍不得脸子套不住黑皮嘛。

 


「本间P,你认识矢野健太吗?」

 

 

 

 

 

结束了人生中第二次告别演出,矢野健太抱着冬菇里的头套坐在舞台边上。明明刚刚这间屋子还充满着孩子们天真无邪的欢笑与歌声,转眼间就寂静得几乎刺耳。就仿佛那天晚上,在舞台上被告知乐队解散了之后,歌迷们走了,前队员们走了,留下他一个人坐在刺眼的聚光灯下发呆,彼时的他像是落魄的摇滚浪人,而此时他的像是没人爱的冬菇里王子。


可他还没伤春悲秋把过气爱豆冬菇里王子的奋斗史感慨个遍,真锅P就风风火火地踩着高跟鞋停在了他的面前。小黑脸又皱了起来,摆出了标准的矢野生气脸.jpg,没想到真锅一个大力就把矢野扯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欣慰无比,矢野生气脸.jpg就变成了矢野懵逼脸.gif。


「矢野君啊你还真是走运,歌哥刚刚结束就有台里的新节目找你续约,唉肯定是谁听说了我在拼死拼活地给你们这群人找后路了,你得好好干啊矢野君,说不定你就能靠这个节目一炮走红,走上人生巅峰,飞黄腾达了之后可别忘了娘家歌哥啊,可以的话你最好来当个赞助商让歌哥再版什么的……」真锅一脸兴奋地为傻愣地抱着冬菇里头套的矢野描绘美好的未来蓝图。


「那个什么啊……那你先给我介绍一下这是啥工作啊……我也没说我会接啊……」矢野好半天才从真锅的脑洞里爬了出来,眼尖地瞄到了真锅P挥舞着的双手中抓着的企划书。「『男人百分之百靠外表』……什么东西啊?我不走这种爱豆套路的啊真锅桑,你要知道虽然我是前前摇滚主唱前唱歌的大哥哥,但是我内心波澜不惊纯净似水不与爱豆同流合污的啊」


「爱豆哪就污了,你看看那个国民爱豆组合山风,他们污吗?啊?小心万千迷妹跳起来打爆你的冬菇里头哦。再想想你住院的老父亲,你这不需要钱嘛,我帮你看过了,薪酬还是不错的,至少比你做冬菇里王子的薪酬高」一把抢过了矢野揣在怀里的冬菇里头,把企划书换了到了矢野的手中,反握住他的手拍了拍,真锅语重心长道。


矢野与封面上白底黑字尬视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把它揣进兜里。

 

 

 

 

 

樱井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如此顺利,原本他还觉得那个看上去心高气傲的小黑皮可能会不接受这种胡来的企划呢。当他坐在化妆间里日常安定地喝拿铁看报纸的时候,从镜子里看到了拉开凳子坐在了和自己对称位置的矢野,他才有两个人终于要一起做节目的实感。


比起端着的樱井,矢野就放得开的多了。他麻溜地啃完早饭,拿起放在一边的化妆道具,把自个儿的小圆脸贴近了镜子,开始涂涂抹抹了起来。


樱井透过镜子暗中观察着给自己糊脸的矢野,本来就滚圆的大眼睛瞪得更大了。这人怎么给自己抹黑粉啊???合着他黑是抹黑粉抹的不是因为他真的黑?为了舒缓一下自己小心脏遭不住的震惊与尴尬,樱井清了清嗓子,像是准备念稿似的开了口。


「啊,矢野君,接下来请多关照了」


樱井给自己刚刚的表现打了99分,多一分怕自己骄傲。完全潇洒的新闻夕阳台看板主播,是他是他就是他!


可矢野脸头都没回,甚至眼皮都没抬,一门心思地把他那张本来就不白的小脸蛋儿继续人工美黑,嘴里含含糊糊地糊弄了过去。


「哦,哦,你好。」


你说这像不像恶俗言情剧里男主搭讪被拒绝的桥段?


樱井觉得自己挺没面子的,自己长这么大,用这张帅气的脸庞,磁性的声线,浑身的腱子肉(虽然矢野不知道)通吃了不少男女老少,怎么在矢野面前就碰壁了呢。可毕竟还是个高材生人精儿,怎么说脸上总得挂住吧。他收起了用来装样子的报纸,哗哗地翻开了台本,企图从工作上另辟勾搭小黑皮的蹊径。


「咳,那个矢野君啊,你知道我们俩这回是搭档吧」


「啊?还有搭档?」这回矢野总算是正眼瞧他了,不瞧到不打紧,一看,嘿,这不是那天第一次见面就叫出他名字的电梯男嘛。「怎么是你啊」


「嗯?矢野君认识我哦?」其实这句话是白问的,放眼整个夕阳台,不认识樱井翔的人是tan90°的,哦除了面前这个瞪着眼睛张着嘴巴地给自己化妆的小黑皮之外。


「我还想问你呢,你认识我啊?算了算了,反正我们现在也算认识了,怎样都好吧」矢野嘴巴上说着,手上给自己拍散粉的动作却一点也没慢下来,技术娴熟到樱井怀疑他是不是那种オネ。


尬聊,纯粹是尬聊。樱井把台本往脸上一盖逃避现实,这也太失败了吧,好歹他也是个靠嘴皮子吃饭的人,怎么连聊个天都像是在没话找话呢。幸好此时化妆师扛着保险箱似的化妆箱敲门走了进来,樱井胡乱地揉了揉水肿出双下巴的脸,给自己的脸重新挂上职业性的迷人微笑。


镜子里映射出已经自给自足化完妆坐在旁边以一种复杂的表情盯着他的矢野,樱井还是不忍心地开口了。


「那个啊,矢野君,我们剧组还是有钱请得起化妆师的……」


「那你不早说啊エレベーター野郎!」

 

 

 

 

 

矢野其实觉得挺憋屈的,无论是之前樱井翔这个混蛋没告诉自己有化妆师的事儿,还是主持人神山毒舌他衣品的事儿,要不是看在福泽喻吉大佬的面子上,他早就甩脸子不干了。


明明之前就说好了这就是个挑自己喜欢的衣服穿上去一拍就完事儿了的节目,可是没人告诉他还有人会对他的选择进行评头论足的啊?关键是如果评论的人是流窜于各类杂志表纸的相叶○纪啦,时尚界的流行风向标松○润啦什么也就算了,只是台里一个小小的主持人,居然说他『矢野君选择的服饰,不像是自以为才华横溢却无人赏识沦落到在街头卖唱的流浪歌手吗,不过确实是跟矢野君之前的人设很符合啦』


听着扎心的话一个个字地从主持人神山的嘴里往外蹦,矢野已经捏着拳头精神上全裸待机了,还别说这神山还跟那个电梯混蛋长得挺像的,虽然说是都是唇红齿白的娃娃脸吧,但是一个明面上嘴巴坏,另一个暗地里心眼儿坏,那副长相的人肯定都没安什么好心。总算一旁抱着胳膊瞅着他们的樱井看出来他们俩不对眼,急忙给本间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矢野趴在乐屋的桌子上,连脸颊的弧度都像失去了生的希望,泄了气一样瘪了下去。樱井推开门,手里拿着本间P送来的慰问品,套近乎似的扯了块榻榻米一屁股坐在了矢野的身边。


「嘛,神山君也不是坏人,这是他的主持风格嘛,你看过我们台之前的热播节目砸柜子秀没?嗨呀那里面被他怼过的人,那叫一个惨啊,没一个结束的时候不两眼泪汪汪,这回他还算好的。你看我还不是被他说了『樱井桑我再给你把冲锋枪你就可以去报效祖国枪指米帝了』嘛」说完顺势还拍了拍矢野没有防备的瘦弱背脊,下手还不敢重,怕把他拍懵了。「这是本间P给的鲷鱼烧,吃点甜食恢复恢复吧」


主播精把纸袋往矢野埋在胳膊里的脸边推了推,心机地让他正好能感受到鲷鱼烧的温热与香甜,抽身离开了座位带上了门。


听到门咔哒一声关了之后矢野的脸颊才随着他一起重新复活了,慢慢直起身子目光呆滞地盯着墙壁,樱井要是知道矢野居然在他的一顿苦口婆心的安慰声里打起了瞌睡,想必表情一定比矢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要精彩。


嘎吱嘎吱地完食了之后,矢野闭眼双手合十向着纸袋上的鲷鱼烧之神做了祷告,以表敬畏。再拾起被神山打击得所剩无几的自信心,重新回到了聚光灯下。

 

 

 

 

 

「五、四、三、二、一——ACTION!」

 

「人,对美的追求,是贪婪而无止境的。」


「无论你是清纯可人的JK系美少女,还是不羁叛逆的涉谷系辣妹,再或者是成熟性感的OL系丽人,总归会拜倒在外形优秀的男性的牛仔裤下。」


「而如今,在这个美人多池面少的时代,我们普通男性,我们比起杰○斯来说没有任何竞争力的杂鱼男性,亟需一部欧虾类攻略,来指引我们如何在这弱肉强食的外协世界里寻得自己的一方生存之地,避免与左右姑娘共度余生的命运。」


「而这里,这个舞台上,我们会向您展示,两位属性截然不同的地味男性,如何在节目中,重获新生。」


「有请我们的地味男1号,夕阳台News Aero的主播,樱井翔樱井君!」


神山欢快的话音刚落,随着他鬼畜的扭动舞姿,他身后的华丽大门应声而启,喷涌而出的干冰雾勾勒出一个挺拔的身形,领导似的朝着镜头挥动着他的右手。


『啧,这样不亲切的饭撒怎么可能人气啊』在后台待机的前唱歌的大哥哥看着监视器里樱井的首长式挥手不屑地勾起了嘴角,发出了嗤笑声。

 

「キャァァァ——」

 

被久违的尖叫声包围着的樱井表面上保持着爱豆式的爽朗笑容,眨着闪亮的大眼睛环视棚内群演一周,七分绽开式微笑附赠两颗洁白闪亮的门牙再一次俘获了又一波的kyakya声。


『现在的女人都是瞎了吗,被职业性糊弄的饭撒就能迷得七荤八素的了』樱井的人气超乎了矢野的想象,他把目线从监视器上挪开,哼的一声架起了二郎腿。

 

「诶,大家好,鄙人是本台News Aero的月曜主播樱井翔……」

 

矢野正想拿起遥控器把樱井那在他看来造作无比的寒暄扼杀在音响里,就听到门外的AD催他上场了。整理了一下领口的麦,对着镜子抓了抓被定型啫喱固定得硬邦邦的头毛,咧开了一个冰室歌哥式微笑。

 

然后矢野放弃了。

 

他看上去像个硬是要摆出点儿什么表情的面瘫。

 

爆炸头的AD从门缝里探出头,小声地再次地催促矢野上台,却被矢野一声『知道了好烦啊你』给吓得缩了回去。

这年头嘉宾都是大爷哪。没办法,谁让自家PD把他们组的节目给掰了,现在处于得看别人眼色做节目的起步阶段。

还是人俏亲民的樱井主播好啊。

 

矢野当然没在意那个缩在门口等他出来的小AD心里的那些弯弯肠子,他在那扇大门后站定,看着小AD给他打准备上场的手势,心里总归是有那么些紧张的,毕竟以前的节目都是录播的,而本间P擅长制作的是直播节目,这档『男人百分之百靠外表』也当仁不让的成为接替砸柜子秀之后的黄金档直播节目。不过还没等他调整好心态,门外让他上台的mc就响了起来。

 

「下面有请我们的地味嘉宾2号,前唱歌的大哥哥,矢野健太矢野君!」

 

矢野被扑面而来的烟雾糊了一脸,毕竟儿童节目可没那么夸张的手笔和预算给他放干冰,他挥舞着手,想把面前的雾气给拨开。带着一脸嫌弃咔咔地走到了神山的身边。

 

「听说矢野君以前是地下摇滚乐队的主唱呢,想必一定是走在朋克系潮流的尖端吧,非常期待您在之后的节目里会为我们带来怎样令人惊叹的搭配呢!」

 

好你个神山,一点也没给我插话的机会,明里暗里地赶鸭子上架么这不是。还没开始正式的环节,矢野已经被神山无懈可击的切黑mc搞得心态都崩了。

樱井咬着下唇露出一截门牙,大眼睛直往旁边瞅,意料之中地看到矢野一副不好发作的表情,最终还是没掩饰住上扬的嘴角。

 

总归这档子节目还是以嘉宾换衣秀为主,神山一张淬了毒的嘴皮子也没太大的用武之地,在矢野的san值快归零之前,他宣布换装part正式开始了。


可供选择的衣服饰品被放置在一间布景全白的房间里,樱井和矢野从舞台上绕到了后台,鱼贯进了门,迎接他们的是黑洞洞的摄像头。


「喂,有说选衣服的时候也有人拍吗……」


矢野压低了声音,用胳膊捅了捅在他旁边一门心思地翻找着迷彩单品的樱井。


「这不是当然的嘛,不然这个时候拍啥,神山在台上尬舞吗?」


以同样的小声回答了矢野不入流的问题,樱井翻腾了半天终于在一筐配饰中找到了一件他心爱的迷彩单品。


「啊……怎么会是帽子……」樱井嘟着嘴巴埋怨着,一旁的卡梅拉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绝赞的镜头,占了个合适的机位将镜头对准了他。


「啊哈哈,顺便提一句,由于之前获得了樱井君特别偏好迷彩的情报,所以减少了有迷彩印花服饰的数量哦」

在矢野听来特别恼人的神山中气十足的声音又一次从不知道哪传来了。


「这样啊……那就只好拿出真本事来一拼了!」

 

矢野觉得樱井一定是自己给自己按下了什么切换人设的开关了。

不然他为什么会抱着一套花里胡哨的衣服进了更衣室。

这也就算了,他手上提着的是个啥,头盔吗?

矢野有些看不懂了,现在的潮流就是白色绒毛装饰头盔吗?也太瞧不起机车族啦!

这个人还非常体贴地帮他用拎着头盔的那只手拉开了门帘,矢野瞅着那直在樱井手上晃悠的奇怪头盔愣是没反应过来他想干啥。

「那个,只有一间……」樱井不好意思地朝他笑笑,表情真挚得矢野差点信以为真。

「怎么可能!」嚯,两条八字眉挤在一起倒还挺唬人的。

「预算都拿来买衣服了,不好意思哈,你们俩大男人的,凑活凑活得了」本间一看苗头不对,立马出声打了个哈哈。

和樱井大眼瞪大眼僵持了一会儿,矢野最终还是抱着他的衣服,钻进了樱井给他腾开的那个档口。

 

「两位嘉宾已经进入了更衣室,他们的选择究竟会如何呈现在他们的身上,让我们拭目以待!」

神山进行的声音又在外面响起,更衣室里的两人却无心去听,手忙脚乱地换着衣服。其实手忙脚乱的只有矢野一个而已,樱井选择的套头衫与夹克都是极其方便穿的,一套便完事儿了。反倒是矢野,潜意识里不认输的劲儿此时却成了累赘,挑了一大堆难穿的单品,活脱脱表演了一出自寻麻烦。樱井坐在角落里,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观赏着全身镜里的矢野如何与领带斗智斗勇。


「喂,你看什么看啊」

总算注意到了身后耐人寻味的视线,为了掩饰尴尬,矢野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没什么,只是矢野君的背比脸白好多啊」


「什么???不许看!你给我闭眼!」

矢野气急败坏到变了音调的声音终于让樱井的屁股离开了凳子,他走上前去,一步一步靠近警觉地打量着他的矢野。


「我不看,你会打领带吗?」

 

 

 

 

 

 

说实话,矢野是拒绝现在这个尴尬的状态的。被男人,被自己不怎么喜欢的男人,环着脖子,替他打领带什么的。对方的呼吸太近了,裸露在外的脖颈可以感受到那双丰润的唇瓣中呼出的湿热空气,这让矢野有些无所适从,只能梗着脖子,等待着这磨人的时间流逝。


可对方好像是要故意延长这亲密的时刻似的,好不容易打完了结,樱井左右端详了一番,喃喃道『这套衣服不适合温莎结啊,领口太窄了』,居然反手就是一抽,把结给抽没了。矢野恨恨地瞪着镜子里的樱井,他有意无意地用手臂碰擦过矢野敏感的脖颈,被拂过的皮肤像是灼烧起来了一般滚烫,细腻光滑的触感让矢野觉得自己像是个被吃了豆腐的女人一般。


「你……打完没……」


「别着急啊……」


「你们俩!这是直播!直播!别打情骂俏了赶紧跟我滚出来!神山快跳不动了!」

耳机里一阵嗞呀的电流声后,本间的怒吼便紧随其后。两人当即头颈一缩一前一后灰溜溜地走了出来。


矢野跟在樱井的后面挪动着步子走回舞台,意识有些恍惚,但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是被前面那个没有肩垫就无法活下去的男人给撩到了。

 

矢野没去回看那天直播的节目,理由之一是他没录,之二是他根本想不起来之后他是怎么把节目录完的。


其实哪个都不是真的原因。


矢野把自己的身体交付给了柔软的床垫,一陷下去就无法自拔,脑海中却充斥着镜子里樱井贴上他的后背环住他的脖子给他系领带的粉色场景。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性取向的问题,可他之前可是有女朋友的啊,不过现在看到女人确实是没那么兴奋了。难道就被个男人打了个领带就中招了?弯的也太容易了些吧?


矢野辗转反侧,床被他辗转得咯吱咯吱响。突然,被他搁置在桌上的手机亮了亮。期初他也没太在意,以为只是短信而已,没想到手机又锲而不舍地又亮了亮……再亮了亮……他烦躁地伸出了手,像一只张开身体的猫扑腾着爪子,去够放在离床有些距离的桌子上的手机。


发件人:真锅P

『矢野君,不得了啦,快看你们节目官网主页的留言板』

 

发件人:真锅P

『你到底是真的跟樱井君有一腿还是被炒作啦?』

 

发件人:真锅P

『矢野君你看了没?你还好吗?没跳楼吧?』

 

……

 

矢野直起了身,靠在墙边。

他怕他看完到了留言板之后坐不住。

哆哆嗦嗦地按开了链接,与樱井暧昧的消息铺天盖地地砸向他的眼球。


评论(22)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