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込柴子一动不动

【影成】对溺死于金鱼钵的爱猫悼歌

投喂一个即将饿死的人的段子


我承认,我最近又开始看魔禁了。








“您喜欢在夏天说谎还是在秋天?”


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形被包裹在黑色的燕尾服里,他漂亮的头颅微微垂着,浆洗得干净洁白的衬衫挂在他曲起的小臂上。他的声音不高不低,醇厚而有穿透力,直直地传达到了浴室里那人的耳朵里。

 

“奇怪的问题。”成濑领抬了抬眼皮,看到镜子里自己微微蹙起眉头的表情,漆黑的头发上残留着的水珠顺着他的下颚线滑落,滴在了他刚刚擦干的身体上。“我非得说谎不可吗?”

 

“成濑先生,请不要用一个问句来回答另一个问句,我只是想跟您聊聊天来打发您擦干身子的短暂时刻罢了。这里是您的家,而不是在法庭之上。”仿佛他能看见似的,影山欠了欠身,说话的同时还保持着礼仪周正的微笑。

 

“那么,非得说谎不可的话,我选择在秋天说谎吧。”他随手将吸饱了水的发巾丢到了藤编的洗衣篮里,又从浴巾架上扯下了另一块残留着洗衣剂芬芳的宽大浴巾。

 

“哦,那您还真是狡猾呢。”

 

不仅这话,这声音听起来都令成濑有些不悦。他将浴巾紧紧地围在腰际,打开了门。

 

“为什么?”这句话从他的嘴里冒出来,让成濑觉得自己像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他本不应该这样。可对所有人都设有的坚不可摧的心防,在执事面前却像不存在一样。还是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层防御早就被他狡猾的怀柔政策给磨灭殆尽了呢?

 

“您还是先穿上衣服为好。”执事微微咳了咳,像是在掩饰什么,将手臂上的衣服递给了律师。

 

“怎么,又不是没看过。”


成濑说着开玩笑的话,面部表情却一点也没有什么变化,连语气都是那样平缓。

 

“嗯……大概是因为秋天是说谎最没有罪恶感的季节吧。天气很凉爽,水果很美味,大米也很香甜,所以在这样美好的季节里偷偷做一点坏事,也不会有人发现的吧。”执事抬起头,促狭地眯了眯眼。

 

“转移话题的技巧也太生疏了点,影山。”成濑套上了衬衣,肉感与骨感平衡绝佳的身体被藏了起来,他将胸前的纽扣一粒一粒扣上。“再说了,为什么要把春天和冬天刨除在外?”

 

“因为太悲伤了。”执事伸出手,像是要将他拥入怀里似的,把成濑没有翻好的领子翻下,修长的手指顺势划到了领口,将它们抚平。

 

他与他站的极近。

 

“冬天已经很冷了,再遭遇到更加痛苦的事情的话,心脏会被冻伤的。”

 

“春天也不行呢,春天太美好了,会不舍得用谎言去破坏这份瑰丽的吧?”


他的眼底泛着粼粼的波光,成濑微微扬起下巴,他在那双快乐王子会才拥有的,蓝宝石般的澄澈眼睛里,看见了漆黑的自己。

 

“不管怎么说,说谎就是说谎。”成濑扣好了袖口的扣子,套上了影山准备好的笔挺西装。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大概不存在浪漫的基因,并且有很多浪漫的抗体。他顿了顿说。“说谎是不会分季节的,只有想说和不想说之分。”

 

“那你想对我说谎吗?成濑先生。”


执事跟随着他的脚步,走到了玄关。他俯下身子半蹲在他的面前,虔诚地握住了他穿着羊绒短袜的脚,将擦得锃亮的皮鞋小心翼翼地套上了他的脚。大胆地试探了出声。

 

成濑默不作声地站了起来,踩了踩影山刚刚为他穿上的鞋,提起了早就准备好的高级公文包。西装领口的律师徽章低调又扎眼。

 

他握住了门把手,微微朝外推开了一点门,清晨稀薄的阳光溜了进来,为他的半边脸镀上了神圣的颜色。

 

 



 

 

“那么,你愿意陪我一起前往地狱的尽头吗?”

 

 

 



 

没有等影山回答,他就消失在了门后。

 

“所以说,不要用一句问句来回答另一句问句啊。”


执事对着已经合上的沉重大门哑然失笑。

 


 

 

 

 

“我不愿意陪你一起前往地狱。”

 

“但我愿意将你从地狱的深处拯救回来。”








评论(10)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