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込柴子一动不动

死的却是狗

ダメ人間



和君江发生关系之后,贵田就很少在白天抽烟了,大概是怕自己在君江心里那个纯白无垢的少年形象在刺鼻的烟味中就此崩塌。他太少被人依靠了,少到稍微有人对他表示出一点依赖的意思,就会毫不犹豫地贡献出他不太宽阔的肩膀与怀抱,就算是喜欢的女孩子的妈妈也无所谓。

 

做完之后君江总是早早地睡去。她像一只母螳螂,对刚刚被她榨得一干二净的贵田总是不闻不问,光着赤条条的身子拿屁股对着他。贵田也落得个自在,那是他能做回贵田春彦这个傻小子的珍贵时间。

 

入秋了,夜裹挟着风,不留情面地带走人体的温度。贵田赤裸着上半身,秋风将他吹得胳膊上起了鸡皮疙瘩,连乳。头都被吹得硬了起来,那条穿得松垮的平角裤挂在他的腰际。浅浅的腹肌包裹着肋骨,让人道不明他到底是瘦是壮。最近总有些什么新玩意儿,可他还是喜欢抽最烈最普通的七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因为那是鸭川递给他的第一支烟。

 

从刚刚开始,贵田就一直盯着那扇透着暖黄色灯光的窗,他看得非常入神,好像能通过那块油腻腻的玻璃能看到什么似的。那是鸭川的家,可是鸭川不怎么回家,他是知道的,那个人的归宿绝对是『家』这个词所能概括得了的。他属于广阔的天,属于无垠的地,属于耀眼的太阳,属于静谧的星。但就不属于他贵田春彦。

 

他曾经无数次做过梦,与鸭川的梦。醒来之后他睁着眼看着天花板,静静地感受着被欲望填满的潮湿裤裆,与鸭川在梦里的缠绵被他当作最珍贵的色情录像带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里回放着。这么想来他真是可怜,明明那个人就在身边,平时在一起嬉笑打闹时伸出手就能抓到的距离,他还要靠梦这样遥不可及的虚幻来填满他们之间的那条沟壑。

 

可是鸭川不需要他啊,不需要又瘦又弱的贵田春彦做跟屁虫,更不要说站在他身边了。他没有星野妹妹那样柔软的身段,不会穿学校的制服短裙,甚至不是女性。贵田别的没有,有的是自知之明,他当然清楚把他甩得很远很远的鸭川忠是不会对他有什么别的想法的。性事后的烟是无上的麻醉剂,一口入肺之后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停止流动了一般,心脏不再鼓动,大脑不再运转。喜欢、仰慕、厌恶、嫉妒;各种各样的感情都随着呼吸吐出身体,口中溢出的烟雾带着它们飘向鸭川所在的地方。

 

『要是传达得到就好了』

 

那是贵田春彦这个懦弱的胆小鬼卑微而又虔诚的愿望。

 

『要是能被忠需要就好了』

 

软弱止不住地从眼眶里逃了出来。





评论(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