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込柴子一动不动

死的却是狗

乳径不耐

尝试一下lft的底线








「开门!吉本荒野你个垃圾玩意快开门!再不刷牙洗脸我上班要迟到了!」

 

「等等等一下啊阿径!再等一下就好!我不能让你看到顶着一张阿径最喜欢的帅脸的我在马桶上脱了裤子窜稀稀的样子!这是人民教师最后的尊严!!」

 

「你混蛋我都不嫌你臭了你还有脸不好意思了?!我不管你给我开门开门开门!我不想开我家厕所门的锁!」

 

「马上!马……榎本径你个小变态你居然真的做得出来撬自己家厕所门锁的事情啊!」

 

榎本面无表情地捏着开锁小棍棍,镜片后面的眼睛快把坐在坐便器上把花裤衩褪了一半尴尬地把脑袋转向他的人民教师给凌迟处死了一万遍。

 

「你也不想想是谁逼我撬自家厕所的?」

 

「你也不想想是谁的奶让我拉肚子的?」

 

「你、你知道你乳糖不耐还吸、吸、吸——」

 

想起昨晚他明明一脸羞涩地躺在他怀里,在他宽阔厚实的胸膛上用手指画着圈圈娇羞地告诉吉本自己怀了他的崽,这个变态居然翻身就把他骑在身下奸笑着要玩孕期普雷。榎本就想抄起自己的开锁具往吉本那根勃起的大叽叽上扎。这也就算了,他还得寸进尺地蹂躏他本来就平坦没有起伏的胸部,说着什么怀孕了的阿径肯定会有甜甜的奶水的然后对着他可怜的小红点猛吸。东大毕业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只有产了崽之后才会有乳汁这样的事情啊,榎本无力地半推半就着吉本埋在他胸口甩舌头的脑袋,心里想着这个无良家教是不是又拿假的高学历骗他。

 

「我哪知道你真有啊我就说说的,既然吸出了怎么能放过呢对不对阿径哎呀你快洗脸刷牙这不是上班快来不及了。不过阿径的奶真的很香哦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喝过奶了呀真是怀——」

 

「你闭嘴!我绝对不会让你在我生完宝宝之前再碰我一回的!绝不!」

 

「哎好好好别生气啊阿径,别动了胎气。我这不是怕你涨奶嘛所以是帮你解决问题啦你还不用去买挤奶器多好。」

 

「咕嘟咕嘟咕嘟」

 

榎本白了他一眼就去刷牙了,眼角扫到人民教师慢慢地擦了擦屁股拉起花裤衩,嘿前面那小家伙还挺精神的。

 

「再说了我以为我那个毛病好了嘛,毕竟阿径是牛奶味的我也没在你发情的时候闹过肚子啊是不是,以前你射在我嘴里的时候也是吃下去了也没啥事,怎么奶水就不行呢……」

 

吉本有些消沉地嘟嘟囔囔着平时说出来肯定会挨榎本小拳拳的话,磨磨蹭蹭地到了榎本身后,结实的手臂从背后环住他精瘦的腰,脑袋搁在他的肩窝里撒娇。榎本从镜子里看着刚起来就下泻了一通的吉本也有些心疼,虽然平时也不怎么打理头发不过这个时候好像更加乱糟糟了。也就任他用长出青胡茬的下巴摩挲着他敏感怕痒的脖子了。

 

突然他想到了一件事。

 

「你拉完粑粑洗手没?」

 

「……没。」

 

 

 

 

 

事实证明,吉本看上去结实的六块腹肌并敌不过榎本一次突如其来的肘击。






评论(29)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