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込柴子一动不动

死的却是狗

【so】广搜科 2

与这位朋友 @缺水水 的二人转

前文走这儿 1

我并没有看多刑侦 基本上都在瞎吹x 欢迎捉虫





0.3

街心公园离开他与小男友约会的餐厅并不远,至少樱井用他那双两米八的大长腿迈个三五分钟就能到了。他驻足在公园的马路对面,被过往的车辆拦住了脚步。远远地就能看见穿着便衣的同事小野身上斜挎着工具包站在便携短梯上,鼓捣着安装在高处的摄像头——它原来应该是乳白色的外壳,经过时间与灰尘的洗礼,成为了无处可归的尘土们的温床,披上了一层不怎么好看的脏灰色——不过有一些已经转移到小野的作业手套上了。樱井朝着梯子上的同事挥挥手,小野显然是注意到了他,停下了手里的工作。

 

“樱井前辈你来啦——”

 

小野的声音非常有穿透力,甚至盖过了马路上的嘈杂声,抵达了樱井的耳朵里。后辈的呼唤让樱井加快了脚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小野身旁。

 

“辛苦啦小野君,电话里一时也没说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他抬头看着站在梯子上的后辈说。

 

“真的是很抱歉打扰了樱井前辈的约会……”樱井挥挥手,示意他不用在意继续说,小野顿了顿,“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有人在遛狗的时候发现那边的草丛里有个奇怪的铁桶,大约长一米五,宽七十五厘米左右。第一目击者一开始还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铁桶,可他的狗却对着这个桶狂吠,出于好奇,他凑近瞧了瞧,里面居然桶的底部藏着一个少年。”

 

樱井顺着小野指的方向看过去,草丛已经被拦了起来,他弯下腰踏入了案发现场,小野见状也爬下了梯子跟在他后面,继续介绍着情况。

 

“据他的证词所说,少年像是被对折起来塞进桶里了一样,桶的直径不是很宽,如果是个女孩子的话说不定还能脱身,可惜是个身材健硕的男孩子……”

 

“不,如果是女孩子的话会死得更痛苦吧。保持这样的动作可是很辛苦的。”樱井蹲了下来,比划了一下铁桶横截面的直径,他端起两手之间有着约七十五厘米的空隙,抬头对后辈说。“你有没有做过体前屈测试?就是测韧带柔软度的那个。用手指顶刻度板的时候很痛苦吧?差不多就是一直保持这种姿势直至死亡的感觉吧。”

 

尸体应该已经被带去验尸了,樱井也无法从尸体入手进行进一步的推理,好在他们暂时还没把铁桶带走调查。也不管之后是否会被骂破坏现场,他问小野借了一副手套,后辈一副“诶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前辈”的表情,樱井套上了手套拍了拍后辈的肩让他放心。白色的无菌手套把他纤长的五指包裹了起来,嘴里还叼着一支强光手电,丝毫不在意泥土和铁锈弄脏了他为了见小男友精挑细选的休闲西服,将半个身子探入了桶内,好半天才爬了出来。

 

小野还沉浸在樱井前辈失意体前屈所展现出来的翘臀的时候,樱井已经退出来了。真是可爱啊樱井前辈,跟他家里那只喜欢往木屑里钻的仓鼠只有体型上的区别吧。

 

“嗯……虽然之前就差不多已经能推断出来死因应该是窒息了,确认了之后还是觉得心情有些沉重啊。”樱井拍了拍手上红褐色的铁锈粉,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后辈似乎有些没有在状态,他皱了皱眉继续说,“桶的内壁有指甲抠过的挣扎痕迹,但是桶边上却没有,说明死者是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被折起来丢进桶里的,犯人应该相当高大吧。他应该是感受到韧带被强制拉伸以及呼吸困难的痛苦才醒过来的……这种姿势是很费体力的,而且会压迫肺部的起伏,血液循环也会被影响到,大概比被压在地震后的钢筋水泥下面还要痛苦一点吧。”

 

“真不愧是樱井前辈……!凭借着那么点信息就能推理到这种地步!您被派遣到广搜科真是大材小用。”小野由衷地对他的前辈表示崇拜之情。啊,可爱的樱井前辈,厉害的樱井前辈,哪一种都非常迷人!

 

“哎呀,广搜科不好吗,工资稳定工作清闲。”樱井不好意思地笑了,露出了两颗明晃晃的大白牙。“那刚刚看到你的时候怎么在和摄像头较劲?要调记录的话直接去警署调不就好了。”

 

“其实……”小野神经质地四下瞟了一眼,声音也莫名地放低了一个八度。“不知道为什么,唯独这台摄像头的记录调不出来,初步确定下来的死亡时间是昨夜3点左右,如果按照樱井前辈推理的那样的话,窒息而死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们试着去查了昨夜这台机子十一点到黎明之前的监控录像,居然什么都没有,连那个少年进入公园的录像也没有。”

 

樱井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要不是身边还有个后辈,他早就不顾形象地拔腿就跑了。“别,别说了。”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大晚上的,怪渗人的……”

 

“所以嘛,他们叫我来把摄像头整个拆下来带回去研究里面的储存卡……”小野又爬上了梯子,举起了他的小扳手。“哎,我还是想去刑事科啊……费了那么大劲进入了警署工作,最后居然干了个电工活……”小后辈叨叨絮絮地抱怨着,樱井听着觉得有些无奈,一向嘴皮子利索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怀揣着一腔热血的小后辈。

 

“反正最后这个案子也会归给他们吧……”小野抱怨完了,摄像头也被整个拆了下来。即使戴着口罩,飞舞的灰尘还是落在了他的眼里,本来就不满的脸又皱作一团,樱井看着他,想起了喝到太烫的热可可时候吐着小舌头皱脸的大野智。

 

“广搜科真的挺好的……”他嘟囔着,也不知道小野听见没。真的好吗?樱井也不清楚,反正他现在过得挺舒坦的。虽然有科里的小朋友一直跟着他做免费保镖,和小男友腻歪的时候可能会被突然叫出来处理鸡毛蒜皮的事情,不过总比丢了小命好。嘿,惜命,这个词用在他樱井翔身上可真违和。

 

“话说回来,你叫我来是干嘛来着?我可没有办案的资格……”

 

“啊,是这样的。尸检的法医托我给你捎个话:‘让樱井把摄像头带回来好了,我顺便找他有事。’”小野把擦干净的摄像头放在专用的设备箱里,恭恭敬敬地递给了樱井。“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前辈啦!”

 

啊,找他的法医。樱井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这个身怀能在不经意间坏人好事被动技能的家伙,除了他还能有谁呢?







评论(11)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