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込柴子一动不动

四月是吉本的谎言

*还是乱打

*来啊阿径正面骂我又短又小啊我不怕的




「怎么连愚人节都没人(茂子)给我表白啊……」中込把下巴搁在吧台上,手里抓着啤酒杯,无精打采地扫了一眼静静躺在一边的手机,撅着嘴小声嘟囔。一边的小太妹们对着他指指点点,跃跃欲试地想要上前问这个金发大眼睛的小帅哥要个邮件地址。

 

「愚人节的表白都是真的哦小太。」和得不到爱情滋润的中込不一样,吉本一如既往的好胃口,活生生把烧鸟放题吃回了本,嘴巴吃得油光水润。「你哥我在这方面最有经验了。」

 

「这么说你在愚人节给人表过白?」中込来了兴致,好奇的眼神瞟向他的无良哥哥。

 

「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愚人节那天,我一直在给他表白。」吉本大咧咧地拿吃完了的烧鸟棒棒剔牙,舔了舔牙缝猛灌了口啤酒。

 

「哇被表白了三百六十四天那个人怎么还没有报警把你抓起来啊?」

 

「笨蛋小太,说明他对我有意思啊,只是傲娇不肯点头而已。」

 

「然后呢?愚人节他给你表白了?」

 

「没错儿!那天我都没找他说话,故意躲着他,等到晚上11:58分的时候他给我发了消息。」

 

「你可真坏心眼!我怎么有你那么坏的哥哥!」

 

「我还没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二十岁了都没有性经验的弟弟嘞!」

 

「……笨蛋!闭嘴!你声音太大了啦!」中込急忙捂住吉本油腻腻的嘴巴,一点儿也没注意到一边举着手机更加蠢蠢欲动的太妹大军。「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他就在短信里说喜欢我了啊,只不过后面还加了句(愚人节而已不要会错意了)这样不打自招的话,还把我约出来见面了。不过说是见面,也就是从他宿舍的阳台翻到我这边的阳台而已啦。」

 

「渣男,真是渣男!你这样是要天打雷劈的!你给我放下我的盐烤京葱鸡腿肉……!」

 

「呃然后我看他很失意的样子嘛,也可能是因为被我放置play整整一天了的关系。要知道我可是使出了浑身本事才能做到跨系死缠烂打在他身边的,就差每天跟他睡一张床了。」

 

「够励志啊哥,看不出来你那么一往情深。」

 

「那当然了,后来我也成功地每天和他睡一张床了。还好他寝室里另外个小圆脸也对我室友有意思我就跟他换了个床位……」

 

「别扯开话题,然后呢,你把他骗出来了。」

 

「才不是我骗他,是他约我!唉然后么就是你不懂的事情啦,初体验什么的小太这辈子都不会懂的吧。」吉本腾出吃东西的手来怜悯地揉揉中込毛绒绒的脑袋。

 

「你,你不要在外面说这种事情啦!小声一点小声!」

 

「小太长大了哥哥的摸头杀都不吃了哎。不过那个时候的阿径真的很可爱啊一本正经地坚持着愚人节的设定,拼命地说我又小又短完全感觉不到我在里面一点也不舒服比他的前男友技术差多了但是叫得隔壁寝室人还以为我在公放钙片,拐弯抹角地夸我。一开始我还挺淡定被骂个stk变态还挺心甘情愿的,可一听前男友三个字哪还沉得住气啊,当然就掰开他的腿……」

 

「够了!你再说下去要被消音了!你看隔壁那些丑八怪快要来打你了!」

 

「呜哇是挺丑的!不过后来搞完之后他躺在我怀里戳我neinei的时候才告诉我他没前男友也没有前女友我那股气才终于消了,幸好他那种阴沉小黑皮泰普也没啥销路,还是初恋好啊小太!能跟你好一辈子!」

 

「可是连愚人节都没人(茂子)给我告白那什么时候才有人(茂子)给我告白嘛……」

 

「你们怎么都那么遮遮掩掩的不仅有括号还划掉有什么意义吗反正我都知道了。喏你看旁边从刚刚就一直在盯着你看的小太妹们怎么样,我觉得她们要出手了,你要么还是先溜为敬。」吉本努了努嘴,太妹军团们已经补完妆蓄势待发了。

 

「诶?你怎么看出来的?」中込快速地瞟了一眼旁边,被一群手机挂件比手机还大的小太妹们吓得转过身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吉本。

 

「嗨呀傻小太,你还是当一辈子魔法师吧。可能你不相信吧像我这样的大叔也是很受欢迎的,为了守护我的贞操你不走我先走了。加油太小葵,你一定可以!」

 

说着吉本抓起包包和外套就冲出了烧鸟店。

 

「等等你还没付钱呢哥,你说请我吃饭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绝对不要和哥哥在四月一日见面。』

 

中込太在日记上这样写道。


想了想他又划掉重新写了一行。


『绝对不要和他再见面了。』

 








赶上了!

我要去给我们bambi发告白短信了嘿嘿嘿

接着装死还债去了(



评论(1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