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込柴子一动不动

【忠春】烟瘾

补考前攒个人品短打一发

可能会有忠side

唉我对这种带坏梗还挺痴迷的……

2.5★春

★ooc

★没逻辑 

★感情描写废








与君江一番短暂的云雨过后,贵田看着已是半老徐娘的妻子留给自己的小半张床与她侧身被被子紧紧裹住的背影,确认了她已是沉沉睡去的状态。贵田无声地张嘴叹了口气,拖着激烈过后疲惫的身躯,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顺手摸走了被君江藏在床头柜里的一包香烟,径直地朝着阳台走去。

                    

君江是不喜欢他抽烟的,特别是有了幸子之后,变本加厉地收走了他身上的香烟,明令禁止他抽烟。可是抽烟这个事,哪是她说能戒就戒的。但她正是看准了贵田这一点,他是那样的逆来顺受,不会反抗,还尤其惧内,所以君江吃定了贵田不会背着她偷偷地抽。

 

但是她忘了,贵田也是个而立之年的男人,有些东西不是妻管严就能治好的。

 

比如烟瘾。

 

贵田熟稔地从蓝色的烟盒里取出了一根,洁白细长的烟身被他同样洁白细长的食指和中指夹在当中。将烟嘴送入两片薄唇之间,烟草的味道一下子就冲进了嘴里。今晚的夜风有些喧嚣,打火机闪动着的火焰总是稍纵即逝,贵田找了个角落猫着背背对着风,用左手捂住烟头,再一次地尝试了起来。

 

蓝黄的人造火焰将香烟点燃了之后,贵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苦涩沉重的烟草味伴随着焦油的燃烧瞬间充斥了口腔,贵田闭上眼,感受着吸烟带来的眩晕感,脑中浮现出来的不是刚刚那个跟他有过数不清次数肌肤之亲的女人,而是年少时喜欢欺负他,保护他的那个人。

 

是教会他抽烟的那个男人。

 

鸭川忠。

 

其实他前一段时间与鸭川有过联系,和恩田,冈野,二叶他们一起的饭局。那一天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年少的时候,他们聊了很多,比如一起脱了裤子对着那条代表着大人丑恶的船拍了屁股;比如大家一起在冈野高考前一天合力弄翻了那条肮脏的船;比如自己借着这股兴奋劲告诉了大家自己脱处了。年少总是那么轻狂,眼里容不下半点丑恶,心中却又期待着成人的禁忌。他们鄙弃着大人,又想要成为大人。

 

可是真正长大了又有什么用呢,与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生子,被裹上一层又一层自己不想担当的责任;看着曾经朋友一点点与自己淡了联系,几年才能聚那么一回;做着自己根本不感兴趣的工作,为了那点微薄的薪水,为了那张可笑的面子。单细胞如贵田,有时候也忍不住拷问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呢。

 

橙色的点点星火随着自己的吸气一点一点将烟身吞噬,贵田将烟吐了出来,他只会把口中的烟缓缓吐掉,变成一缕灰色的丝绸随着风的蹂躏而在夜空中四分五裂,而鸭川在国中的时候就会吐出一个个漂亮的烟圈了。

 

贵田想起来那也是在晚上,和鸭川一起吃完拉面之后,他尿急去了公共厕所,怕鸭川等急了会揍自己,赶紧尿完了手都没洗就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他撞见的是鸭川手里夹着香烟,抬头仰望夜空的横颜。

 

意气风发的少年感受到了身后的来人,回头朝着表情呆滞的少年扯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贵田看得出神,他喜欢鸭川的笑容,灿烂到能照亮他不幸的灰暗人生。

 

「春、要不要试试看」

 

鸭川厚实的手掌里放着的是一个长方形的蓝色小盒子。

 

贵田小心翼翼地接过,又小心翼翼地翻开盖子,里面露出来的是一根根圆柱状的物件,每一根的柱头都用黑色的笔写了「忠」的字样,被打上了鸭川的印记。

 

「忠、是在抽烟吗、好厉害、像大人一样」

 

脱口而出的不是拒绝或接受的话语,而是对鸭川由衷的敬佩和仰慕。

 

「啊、也没什么啦、比起这个、春不试试看吗」

 

「我、我不行的吧、会被我浪费的」

 

「那你就试我这根吧、实在不行你再还给我咯」

 

「那……」

 

接过了鸭川递过来的半根烟,他看过来的眼神盈着笑意,贵田也没有在意,学着鸭川的样子夹着烟身,将唇覆在了留有鸭川嘴唇温度的烟嘴上,猛吸了一口。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忠、好呛、咳咳咳咳」

 

果不其然地,猜中了贵田的初体验肯定会呛到自己,于是鸭川眼底的笑意更加浓了。

 

「笨、你要慢慢地吸啊、然后把嘴巴里的烟送进肺里、再呼出来就好啦、像这样」

 

拿走了贵田指间还剩小半截的烟,再次切身教学了一遍,但贵田光盯着鸭川的脸瞧,感受完烟晕的鸭川看到贵田这样不专心,狠狠地拍了他的头。

 

「喂、看会了没啊春、开什么小差啊你这混蛋」

 

在两人指间和嘴唇之间不断往返的半根七星又一次被交换了主人。

 

「对、对不起、忠、果然我还是不行……」

 

贵田被呛得咳到脸红,眼睛也被熏得红红的,鸭川看着贵田可怜巴巴的样子,不由得「啧」了一声。

 

「真是不争气啊、你这样可是没办法成为大人的哦」

 

少年洋洋得意的话语听上去是那么欠揍,可是贵田却会无条件地捧场。

 

「因为忠很厉害嘛」

 

索性鸭川也听得懂贵田没头没尾的话语,乐得走路都蹦跳了起来。

 

「那、这个给你、回去多试试啊、要早点变成大人哦」

 

把贵田送到楼下,鸭川把烟盒和打火机一并塞到了贵田的口袋里,没等贵田拒绝,就挥挥手留给了贵田一个酷酷的背影。

 

本来想拒绝的贵田因为鸭川溜得太快也就放弃了,捏紧了口袋里的烟盒,甚至手汗都把纸壳濡湿了。想到里面一根根的烟头上写的都是忠的名字,贵田窃喜着,连未成年抽烟的罪恶感也抛到了脑后。

 

感觉就像是,被忠送了礼物呢。

 

而且,两个人也间接接吻了啊。

 

可是,和那个人,是不可能的。

 

毕竟他没有我这样龌龊的念头啊。

 

就着回味年少偷尝的禁果,指间的香烟也燃烧到了尽头。贵田回头张望了一眼已经翻了个身的妻子,掐灭了最后一点星火,把香烟原封不动地藏回了抽屉里,再次爬上了拥挤的双人床。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