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込柴子一动不动

【吉榎】Donut Hole【R】

白情了 太太们还没有产出 只好自割柴肉了

标题与正文无关 就是正好听到这个歌又想不出标题...

★OOC ★略强制 ★R ★感情线凌乱



床头的闹钟设定的是7点,榎本径在6点59分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他的身体精密得犹如机械,无论是开锁时的动作,还是说话时的表情,抑或者是在情事时的体位,都像是被设定好了一样精准刻板。

看着榎本径睁开眼的望着天花板的目线,吉本荒野如是想。

算准了榎本径一分钟的起床气,他在表盘的数字从6:59跳到7:00的刹那眼疾手快地按掉了即将会发出刺耳不堪的闹铃。然后整个人一翻身,压在了榎本径的身上。

「早安、径ちゃん」

顺势在那对还没有来得及涂满润唇膏的嘴唇上啄了一下。

「吉本さん、请你从我身上下去、很重」

「还有、你说过不会在我的床上过夜的、你违约了」

没有起伏的陈述句更加符合榎本径机械的人设了,昨晚的香艳旖旎似乎并没有冲破他无死角的自我防御系统。吉本荒野心里泛起一股低潮,然而心态良好到爆棚的他一秒之后就将这股低落感一脚踢下了床。

「也太冷淡了点了啦、径ちゃん」

说话的时候也不安分地隔着被子用身体摩挲着那具比自己小一号的身体,膝盖驾轻就熟地寻到了两腿之间的那个缝隙,顺势陷了进去,有意无意地触碰着再上面的部位。

显然身下的人并不想在一大早就陷入情欲的泥沼,吉本荒野的烦人程度终于压过了榎本径的起床气。榎本径动作轻巧得像一只猫儿,一骨碌身就挣脱了被窝的牢笼,也逃出了吉本荒野过于热切的怀抱,抓起昨晚在床头准备好的衬衫就往身上套。

「诶、所以径ちゃん不喜欢我在床上过夜的原因是不想让我知道你喜欢裸睡么」

衬衫的一边挂在了肩上,另一边还没来得及套好,露出了半个白嫩细滑的肩头。榎本径的动作一滞,没有回头看向趴在床上耍赖状的吉本荒野,却能感受到那人的目光像是蛇信,舔舐过他裸露在外的肩头。

 

粘腻潮湿的目线,让他想起来第一次和吉本荒野相遇的时候。

 

如果一定要找个词语描述榎本径的话,他觉得「不变」这个词会比较合适。

不变的兴趣,不变的工作,不变的生活,不变的闹钟,不变的巧克力,不变的性伴侣,不变的体位。

这些所谓的「不变」会让他觉得足够安定,日子像是被设定好一样就这样过下去,他也像被设定好了一样,作为「榎本径」这个生命体过下去。

榎本径就应该是这样的,就应该是面无表情的,应该是理智的,应该是禁欲的。

可到底是谁设定把榎本径设定成这样的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在不知不觉之中,他就构制了一套完美的自我防御系统,将真实的榎本径裹在了里头。

他怕将自己内心,那头邪恶的,狰狞的,罪不可赦的洪水猛兽再次释放出来。

怪盗的身份,就让它永远埋在见不到阳光的污浊之地吧。

他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祈祷着。

 

直到他遇见了那个男人。













谢谢看完的你和你的小红心小蓝手

请你们多跟我唠嗑唠嗑不然实在没啥梗就会写的跟这篇一样柴x

白情快乐呀小仙女们 虽然收不到岚朋友的巧克力quq


评论(17)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