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込柴子一动不动

死的却是狗

【翔智】春天与修罗 2

★反社会人格军火商S(36) x 贴身护卫O(15)

★养成系

★不可避免ooc 慎入

★前文走tag





把他带回来的头一个晚上他问我要叫我什么,我惊讶他怎么这么快就接受了现实之际,还对他的俯首觉得十分有趣。我问他,你不想知道我的名字么。他说如果你想说你会告诉我的。我顿时有些扫兴,小孩子那么聪明干什么呢,不过转念一想,不够聪明也没有办法为我做事,便释怀了。

 

我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让他挑个喜欢的称呼叫就行了。他管我叫翔君,我心头一紧又一松,被热兵器埋起来的心开始扭动。接着他又问我,那我需不需要姓樱井。我一听乐了,你又不是要嫁给我也不是要做我儿子,你跟我姓干什么。

 

“哦。”他低头丧气,好像不能跟我姓便失去了莫大的荣誉一般,我没忍住,揉揉他落寞的脑袋。问他原本姓什么,他好像在赌气,说不记得了。

 

我也不强求,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说的事情,过去的就让他埋在今夜的大雪里,等阳光普照,积雪消融,秘密会自己说出他的故事。

 

我让他跟我睡一个房间——当然不是同一张床。我还在思忖让他睡沙发有没有虐待儿童的嫌疑,他却主动地跑来问我能不能睡在我房间的沙发上。我喜出望外,假惺惺地问他真的不要睡床吗,他认真地摇摇头,说睡太沉就没办法察觉危险了。不行,不能让他再说了,我要热泪盈眶了,赶紧准备好我的一套睡衣把他推进了浴室。洗完澡之后他向我抱怨我的内裤对他来说有点大,不贴身让他没有安全感,我一头黑线,让他先睡觉,一切明日再议,明日再议。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来了,去给智置办一些必需品。而智睡到日上三竿,我从百货店回来的时候他刚醒。看他赤脚迷迷糊糊地走向洗手间,一头撞到门框把自己给撞醒了,天然得我有点想冲过去给他揉揉脑门,但是我忍住了。手里满是纸袋塑料袋,再加上揉脑门的冲动,总觉得自己捡了个儿子回来养。即使我对波澜起伏的军火商生活习以为常,但是天上掉儿子这样的事情还是免了吧。况且我带他回来是为了保护自己而不是给自己找麻烦的,我一遍遍告诉自己,智只是个道具,没有必要对一个道具如此上心。

 

智的眼睛里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不谙世事的桀骜藏在他形状柔和的眼眶里,就像不知道这座山里还有狮子老虎这样的洪水猛兽存在的山猫一样,天真的傲气从他的骨子里透出来。有时候他很活泼,会做一些像是他这个年纪会做的事情。我把他送去冈田那里学习格斗技,没两天他就跑回来了。那天我回家的时候发现这小子比我到家都早,没开灯坐在他睡觉的那个沙发上吃着我留给自己的布丁。我想冈田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准是他逃了回来,不过能从那个人形兵器冈田手里跑掉,也算他有本事。

 

“我倒是捡回来一个会吃光我零食的小偷回来。”我把车钥匙往玄关上一放,脱了鞋踩上了地板。我家的地暖算是物尽其用了,智有时候睡着睡着会滚到地板上去,早上我准备把他拎回沙发上的时候他还生气地拍开了我的手,我只好随着他的性子让他继续睡在地板上,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个孩子束手无策。

 

智见我没有质问他逃学的事,大胆地凑了过来。其实他凑的是我手上提着的纸袋,我知道他饿了,如果他乖乖待在冈田身边的话他可能还能吃上一顿。我没给他钱,但是告诉他家里的东西他都可以用,除了那个布丁之外家里应该是弹尽粮绝了。我随手把纸袋递给他,自己转身去了洗手间,一出来就看见他抱着自己的那份便当狼吞虎咽。我坐在他身边,开了一听啤酒,慢悠悠递到唇边的时候冷不丁地开口问他。

 

“冈田说你中午就回去了。”

 

他噎了一下,腮帮子鼓鼓的,虽然他不吃东西的时候腮帮子也是鼓鼓的,但是很他又恢复了镇静。我问他名字的时候是他唯一在我面前示弱的一回,虽然他五官精巧秀气,有着半长的褐发以及纤细的身体,但是,之前我说过,他的眼睛里从来没有惧色。不会畏惧的人是最令人畏惧的,我相当期待他的成长,这也是我越来越纵容他的原因之一。

 

“冈田先生说下午让我自己练习,我就回来了。”

 

瞧瞧,理由多么充分。我冷笑一声,把啤酒罐放下。

 

“你回来练习了?”

 

“嗯。”

 

“那让我试试看。”

 

说着我站了起来,摆出了架势。我的格斗技也是冈田教的,虽然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爱欺负我捏我屁股,但他在格斗方面的造诣确实无人能及,不过这样算来我还是智的师兄呢。我告诉智他可以用尽全力打我,他有些犹豫,为了让他没有后顾之忧,我骗他说我穿了护甲,他点点头,一记直击胸口的刺拳把我撂倒在地。

 

我丢脸地蜷在地暖上发出呻吟,智惊慌失措,跪在我身边抓着我的衣服不知道怎么做才好,我忍着痛撑开眼皮,看着他慌乱的小脸居然有些高兴。这跟把野猫养熟了是一个道理,如果着是驯养智的必经之路,那我多挨几拳也心甘情愿。

 

“你说你有护甲的……”

 

“这就对了,”我安慰他,忍住喉头泛起的甜腥。“我说什么你都得相信,做得很好。”

 

智不说话,拿来我的手机要我打电话给冈田,接通后他去问他怎么处理被他白天教的直拳打伤的人了。

 

还是不要告诉他我是他师兄的事情了吧。我躺在地板上,等待救援。








评论(1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