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込柴子一动不动

每天都在拿旧粮混更 我怕是脑洞枯竭了
噢 还不是粮 是段子

*吉忠 吉榎 影成 翔智
*注意避雷







「借个火吧,老师。」

鸭川咬着烟嘴,单手将吉本抵在墙角。

「你未成年,不借。」

两指将叼着的香烟取走,吉本吐出了缠绵的烟雾。

「借个吻倒是可以。」











「我只要草莓大福。」

锁匠拒绝了家教极力推荐的新品。

于是草莓卡布奇诺双拼大福在家教鬼斧神功般的刀工之下应运而生。

質問:他到底是用什么把两半大福粘起来的呢?











「没想到律师先生穿着在下的衬衫也很合适呢。」

成濑甩了甩长到遮住了他半个手背的袖子。

「恕我直言,执事先生你是瞎了么。」

用独属于他风格的毒舌回击了他,成濑早起的低气压被好心情一扫而空。

「这样啊……」

完美地扣上下摆的最后一个扣子,执事戴着手套的手抚平了衬衣的褶皱。

「那在下该怎么教育偷穿大人衣服的您呢?」












「あなたは悪くない ただ 美しかっただけです」

身披华丽厚重的繁复盛装,来自面包国的智王子伸出了手,向着面前背对着他拿着绢丝帕子抽泣的荞麦面国的翔公主单膝下跪,祈求着他的回眸一笑。

「都怪我的肩太溜了,吊带才会滑下来,让您看到如此不雅放荡的我...」

他泪眼朦胧地又扯了扯有下滑趋势的肩带

「就算是这样的你,我也想让你,成为我的王妃...」

「Cut!虽然一条过但是你们的眼神交流也太恶心了……」

润监督摸出了他的盲人墨镜麻溜地架上了鼻梁。


评论(2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