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込柴子一动不动

死的却是狗

【山组】山丸幼稚园

幼稚园的大家都很成熟(深沉

★可能会看到以下cp

★忠春 吉榎 影成 领耕 健悟(就是那个健悟

★只有傻白没有甜没有肉(没错是我本柴





午前9時

「阿径阿径,偷偷告诉你哦,鸭川君和春彦君吵架啦」

吉本扭动着胖乎乎的身子,伸出爪子使劲地去够垂在榎本后颈上的那根眼镜绳儿,榎本被猝不及防地那么一扯,一屁股从小板凳上滑了下来。

要是碰上一般的小孩子,这个时候应该嘴巴一瘪哇哇地哭出声来。

但是榎本径不。

榎本是个早熟而又坚强的孩子,所以是不会因为这种小事随便掉眼泪的。

他一只手揉了揉自己被摔疼甚至可能摔红了的小屁股,另一只手重新架回了被吉本扯得东倒西歪的眼镜,重新安静地把自己裹着深蓝色南瓜裤的屁股安顿在小板凳上,正沉浸在自己儿歌歌声中的太阳老师甚至没有注意到这一场事故。

「呐呐阿径,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嘛~」

吉本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准备故技重施,可他的手还没有搭上那根绳子的时候,就被突然转过头来的榎本吓了一跳,还没等吉本准备上手蹂躏榎本粉嫩的鼓鼓脸颊时,那张小嘴巴里就吐出了对幼稚园生过于可怖的威胁。

「听到了,你再扯我的眼镜绳,我就把你午睡的时候尿裤子并且把床单塞到贵田君床底下的事情告诉鸭川君」

 

 

 

 

 

昼飯タイム

「听说鸭川君和贵田君吵架了」榎本举着粉蓝色的小叉子,上面插了个榎本妈妈剥好的鲜嫩大虾,侧过头去跟坐在他旁边的成濑说话。

「嗯~不太会吧」成濑卷起了过长的萌萌袖,露出一节嫩藕般的小手臂,用勺子挖出了一口大小的茶碗蒸,另一只小手托在了勺子下面。「耕太,啊~」

耕太双手撑着板凳附身向前,使劲张大嘴,闭着眼睛等待哥哥将那勺温润滑嫩的茶碗蒸送入自己口中,却迟迟没有等来那份美味。

「影山君!你又偷吃耕太的东西!」饶是乖巧聪慧如成濑这样的孩子,也总是会被影山气到噎了个半死。说来影山也是个奇怪的孩子,明明是个幼稚园生,却总穿着一身一板一眼不合画风的燕尾服,居然有那么小尺寸的衣服,想来一定是定制了的。好在园里的大家对他这个上学穿正装的设定并不在意。

「在下并没有偷吃,是光明正大地吃的,只不过耕太君没有看见」影山假装镇定地推了推眼镜,无辜地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不紧不慢地摸出一张帕子,修养良好地抹了抹嘴边的食物残渣。

「宝生家的下任执事居然要沦落到和同学争夺一口茶碗蒸的地步了吗?」成濑的脸颊像是充了气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他摇摇晃晃地起了身,挥舞着勺子与影山据理力争。

「不,不要吵架啊哥哥,反正,茶碗蒸还有的,哥哥再喂我就是了……」耕太圆滚滚的眼里盈着泪花,奶声奶气地劝架让成濑的心软了下来,又顺势扯了扯成濑的灯笼裤让他坐下。

「对不起,耕太,哥哥忘了你还饿着了」成濑提了提裤子,重新坐了回去,揉了揉弟弟垂着的柔软可爱的小脑袋,顺势回头瞪了背着手杵着的影山一眼。

可恶啊,那个小鬼,仗着自己年纪小就这样粘着领酱。还说什么,『反正哥哥不会跟我吵架的对吧』,得到领酱肯定用力的点头之后绝对是往我这里做了挑衅的表情吧!


「啊!吉本君你个混蛋!我的虾!」盯着旁边看了太久,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叉子上的大虾已经没了踪影,果不其然地进了吉本的嘴里,鲜红的虾尾随着吉本的嚼动一摆一摆,气得榎本哇地一声骑在了吉本身上,手上的塑料小叉子一点儿也不心疼地往吉本的脸上插。

「别别别,哇哇阿径住手啊!!!」

 

 

 

 

午後1時

「矢野君,你听说了吗,鸭川君和小春吵架了……」神山抱着太阳老师塞给他的兔子玩偶和被子一起蜷缩在床上,对床的矢野撑着脑袋抠脚,留给了他一个发尾翘翘的后脑勺,也像是没睡着的样子。

「哈?关我啥事?」矢野翻了个身面向努力把自己往角落里嵌的神山,毫不避讳地瞅着神山。

手里的那只兔子。

「也对,矢野君经常跟鸭川君不对头怎么会关心他呢……诶?矢野君是想要这个吗?」

「怎,怎么可能啊,要那种东西」

尖细的嗓音被故意压低,矢野反而发出了不伦不类的小兽的呜咽声。

「嗯?矢野君刚刚说了什么?」

神山凑了过去,趴在了床的栏杆上,摇摇晃晃的像是要摔下来了一样。

「笨蛋,我什么都没说啦」

把神山和他怀揣的那只玩偶兔子一起拉到了他的床上,矢野的脸庞突然蹭地一下热度上来了。他胡乱地把神山包裹在他的被子里,拍了拍他示意他睡觉。

铃木踱步走了过来,巡视着小朋友们有没有乖乖睡个午觉。

「哎呀……关系真是要好呢」

铃木太阳摸了摸鼻子,思忖了一下还是不要分开紧紧抱在一起的他们两个比较好。

 

 

 

 

 

午後3時

「忠!忠你慢一点……哎呀!」贵田小小的脚印一深一浅地踩在了沙坑上,追随着鸭川的敏捷过头的步伐,却一个没踩稳一屁股坐在了沙坑里。

「啧,你怎么那么笨手笨脚的」听到了身后小豆丁的尖叫,鸭川别过头,一脸嫌弃地跑了回去,对着坑里的贵田伸出了手。

「忠——我跟你说,有人说,说我们吵架啦!」

「哈?你信啦?」

「我不知道嘛,我们有没有吵架啊?」

「你说有没有?有我就松手了——」

「哇忠不要啊」

帮站起来的贵田拍了拍屁股上沾的土色沙子,耳边充斥着贵田的『痛痛痛』,鸭川不耐烦地咋舌。

「你别穿灯笼裤了,像个还在裹尿布的小鬼一样」

「可是忠也没拆尿布多久嘛……」

「你闭嘴!」

贵田似乎是摔得惨了,半天没能走路,屁股肿着也不好坐下,他有些发愁地揪着灯笼裤的边边,泪眼汪汪地望着鸭川。

鸭川装作老成似的叹了口气,在他面前蹲了下来,示意他爬上来。

「诶?忠背不动我的吧……」

「你别废话,快一点,我可是要继承鲛州总长称号的男人啊,背个你不算什么……」

 

「啊呀,忠酱和春彦酱你们怎么在这里呀,快点回去吧,要放学啦」远远向豆丁们跑来的是穿着围兜的保育员的身影,「忠酱是要背春彦酱回去吗?不行哦你还太小啦,春彦酱虽然很轻,也会把你压垮的哦」

「切……」

铃木不由分说地拉起贵田脏乎乎的小手,将他们带回园内。

 

「春,」鸭川握住贵田的另一只手,虽然满手都是粘腻的手汗与污渍,可他还是把贵田的手握得紧紧的,像是许下承诺。「我不会跟春吵架的」

「我知道哦」贵田轻轻捏了捏和他牵在一起的鸭川的手,笑得露出了还没有张齐的牙齿,眼睛弯弯,软软糯糯地开口「因为忠最喜欢我了嘛」

 

关系真好啊……大家都。

保育员默默地抹了把泪。

 

 

 

授業が終わった

「所以说是哪个混蛋谣传我跟春吵架的?」鸭川一撸袖子,在教室里上蹿下跳了起来。

 

吉本荒野赶紧背着小包包拽着榎本径溜了溜了。





评论(40)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