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込柴子一动不动

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小径也超可爱的^q^

可把某人憋坏了






「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一个人洗澡啊」

家教伸出手指戳了戳figma.ver的锁匠,没想到一个用力过猛把他戳倒了。白白嫩嫩的小人儿气鼓鼓地一个打滚儿爬了起来,继续叉着腰不畏恶势力。

「我哪知道我会变成这样啊,都怪你,昨天晚上看到流星就拽着我许愿,你许的什么破愿啊!」

大概是身子变小了的缘故,声音也变得尖细起来。糟糕,他的锁匠更可爱了嘛不是!

「我都把愿望告诉你了我怎么知道他能实现啊!」

「说明你告诉我的是假的愿望,你骗我!罪加一等!」

吉本荒野觉得再跟这小家伙争执下去会变得没完没了,况且他也忍不住快在这么可爱的榎本径面前举旗投降了,人变小了不说,撒娇的本事倒是变得越来越大。

就像现在他扒拉在自己的溜肩上死活不肯下来一样。

「快下来!你会滑倒的!哎哟我的小祖宗,你不能因为今天是儿童节就这样折腾我啊。诶疼疼疼阿径你该剪指甲了」

吉本荒野用另一只手托在自己的肩膀下面,生怕一生悬命扒着自己的小家伙一个不小心就滑啦了下来。好在小号榎本径还在跟他的溜肩做着斗争,无心关注溜肩本体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浴缸里。

「呜哇!」

吉本荒野一屁股坐进了浴缸里,庞大的身躯(对于现在的榎本径来说)所溅起的水花打在了自己的身上,他脚底一个打滑,就像是坐着滑滑梯一样从吉本荒野的肩膀上溜了下去。

好在家教还有点良心,眼疾手快地给他垫了个小鸭子。他啪叽一下小脸着地,挤得小黄鸭发出了一声凄惨的悲鸣。

 

榎本·手办·径翻了个身安详地坐在鸭子上,睨着一旁对他蠢蠢欲动的家教,企图用可爱到能杀人的眼神阻止那双咸猪手。

「阿径阿径我帮你搓澡吧!」

「我拒绝」

「你这个尺寸不能用洗澡刷了就用牙刷将就将就吧」

「那我也不要用你的牙刷!快拿开!」

吉本荒野没办法,只好挂着一身水去柜子里又拆了个新牙刷头,然后又踩着湿哒哒一脚水踏回浴缸。

榎本径趴在鸭子上看着吉本荒野为他地跑来跑去,有那么一瞬间他还挺感动的。

后来他就看到了那根从黑森林里长出来的,石更了一半在半空中晃荡的叽叽。

「吉本荒野你干嘛硬了!」

「这硬不硬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

「那难不成还是我控制的啊?」

「对啊!你这不是知道吗还问我!对你的可爱敬礼不行吗!」

 

让我们猜猜为什么figma径现在脸涨得通红。

A.被热气熏的  

B.被电动牙刷搓澡搓的  

C.吉本荒野捏到了他的重要部位  

D.以上都是

 

答案选E

 

榎本径从来没觉得过电动牙刷运作的声音这么色情,摩擦过自己身体的时候简直就跟吉本荒野做爽了拿出来的小道具的声音一模一样。赤裸的身体被牙刷的绒毛擦得粉红,时不时地被碰到了胯间的那处幼小,惊得他直往家教的手里缩,脸颊磨蹭着他的手掌。

「阿径现在好像刚出生的大熊猫哦,粉粉的好可爱」

吉本荒野伸出手指将它挤进了两腿之间,来回摩擦着那处敏感的皮肤,却怎么也不直接去触摸那个敏感的小玩意。

「吉本荒野你变态你混蛋!我都这样了你还想干——啊呀!」

糟了。

玩脱了。

谁知道人变小了会那么敏感啊。

 

「要不……我的叽叽弄硬了给你当马骑?」

「你给我滚!!!!!」

浴室里回荡的是figma径的咆哮。




评论(28)

热度(81)